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浙大培训 >> 校友心得

湖南省开发区干部在浙大培训“高质量发展与创新管理”专题心得体会

发布日期:2019-06-21 点击次数:1737次

       编者按:2019年5月21日-29日,省开发区协会联合浙江大学共同组织举办了“湖南省开发区高质量发展与创新管理专题研修班”,来自部分市州发改委,国家级经开区、高新区,省级经开区、高新区、工业园区、工业集中区管委会的领导干部,以及部分开发建设集团公司负责人共计70余人参加了此次学习。现将部分学员代表学习总结/心得/体会刊出,供学习、交流。

       非常感谢省开发区协会联合浙江大学共同组织举办了“湖南省开发区高质量发展与创新管理专题研修班”。在本次学习中不仅有知名的教授专家传授精湛的理论,而且观摩了浙江与上海的新型园区并与实战家进行深入的探讨交流;为期九天的培训点开了许多的疑惑,让我受益匪浅。本人就“高质量发展与创新管理”的一些思考作以下分享。

       一、听党的话,走自己的路;解放思想,大胆设计,大步向前。课堂上很多教授专家分析了浙江的经济发展与创新管理方面的举措,在新型产业高速发展的浙江很大一个原因就是紧跟党的号召的同时不断探索“有浙江特色的高质量发展与创新管理”。目前我国已经进入高质量发展的阶段,我们应该抛弃原来“粗犷式”经济增长的模式,寻求适合当地经济增长的新模式。寻找新的经济增长模式需要“士、农、工、商”各界人士转变观念,结合当地实情从上层规划、地方政策引导方面做大胆设计与尝试;在这一方面浙江曾多次创新地方政策,如80年代创办个体工商户不符国策,但相关职能部门创建集体企业将“夫妻店”作为企业的某部门。

       二、 “飞地总部”育商。所谓“飞地总部”是指地方经开区在本开发区以外的地方开发自己的孵化器、研发、办公等总部经济;企业入驻该园区必须注册在地方经开区,中试与量产必须落户在地方园区等门槛。十几年前就讲“沿海产业向中西部城市转移”,中西部城市在招商引资方面也是集聚人力、财力、物力,但回顾在过去的十几年里面,招商引资大规模的向中西部全产业转移成功案例并不多。算得上成功可能就是三个案例:第一个就是富士康的重心从深圳北移到郑州;第二个就是黄奇帆主政重庆期间,大规模的促成了沿海消费电子制造业转移到重庆;第三个就是从21世纪初以来,合肥连续十几年持之以恒的引进家电制造业,采取和重庆类似的策略,除了把知名家电品牌引进之外,也大量的引进配套的上游零部件企业,到了2017年,合肥已拥有4个国外品牌和12个中国名牌;这些可以说是在内地招商引资做的相当成功的案例,因为他们的生产量分别占本行业全国生产总量的50%、80%、13.9%,但是这些企业搬迁过去的基本上都是制造基地,也就是他们的研发及运营总部仍然在沿海城市。那么为什么产业转移就这么难呢?因此产业的发展需要综合考虑普通劳动力成本、土地成本、能源成本、资金供给、制度成本、产业链和物流成本、高级智力资源、税收等要素。因此不是所有的土壤都适合栽培牡丹花,所以要培育“新兴产业”也必须要适合的产业环境;在较发达地区育商可以解决产业链条、资金供给、高级智力资源等内地缺失的产业环境。

       另外县域级的开发区经济能力有限,可以考虑在长株潭市区做“飞地总部”。在我们湖南也有一个国际龙头企业总部,那就是在湖南省浏阳市的烟花,得益于开展大规模的烟花研发和生产比较早,经过几十年的努力,根据长沙海关统计,2018年湖南出口烟花爆竹21.7万吨,同比增加16.5%,出口额32.7亿元,增长20.8%,出口量值均创下历史新高。湖南烟花出口量占全国烟花爆竹出口的57.3%。而其中浏阳所在的长沙市出口烟花爆竹19.7万吨,占同期湖南省烟花爆竹出口总量的90.9%浏阳市,以及周边的几个县市,以及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聚集,以至于内地地区成为了全球领先的无可替代的烟花产业设计研发和制造基地。实际上,国际烟花协会的总部就设置在浏阳。非常显然,打造出了自己的领先产业,就意味着在从事该产业的高级智力资源,以及上下游产业链方面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在可见的将来,我们看不到沿海地区在烟花研发生产制造方面赶超浏阳的趋势。原因为浏阳已经占据了产业链聚集,以及烟花研发制造高级人才资源的先发优势。

       三、资源整合招强做大。本次实践教学有个“正泰启迪智电园”,本园区是由正泰、启迪、协信三家公司联合开发,正泰是我国电力设备产业全产业链的龙头企业,启迪是依托清华大学设立的聚焦科技服务领域的科技投资控股集团。一方面正泰在电力行业拥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与上下产业链条资源;另一方面启迪拥有清华大学科技园等科研成果转化、资本方以及开发经验等资源;两者资源整合后,不仅在电力行业的科研创新可以合作,在营商坏境打造方面也可以各尽其能。比如正泰比园区开发商更懂产业需求,启迪比企业更懂园区管理,更可贵的是民营资本与国有资本合作既能从战略上合作创新又能激活国有资本的活力。

       有鉴于此,我们是否可以借鉴此种模式与湖南本土的龙头企业打造一个产学研用园区基地;在湖南醴陵就以陶瓷产业打造这样一个基地,在湖南有很多其他优秀的龙头企业如三一、中联重科,五矿有色金属(利用稀土是否可以合作开发新材料)、中车、蓝思科技、唐人神、中国航发南方工业等等。

       四、收购或并购新兴产业的企业。在高质量发展的今天我们越来越重视科技的研发与创新,通过“中兴事件”我们国家是一个“缺芯(芯片)少魂(软件)”的国家,而这种创新与研发并不是集中力量办事就可以成功,他们都是需要通过不断的“试错”才能成功的,所以沿海城市与内地的机会相当,收购国外的研发或新兴企业无疑是我们内地培育“芯片”等新兴龙头企业的一种方式。以下是近年我国收购的案例:(1)2017年2月7日,北京建广和恩智浦半导体共同宣布,恩智浦半导体旗下的标准产品业务部门以27.6亿美元(约合181亿元人民币)正式完成交割。安世半导体主要做分立器件(二极管之类)、逻辑器件和MOSFET产品,汽车是其第一大产品应用领域。该公司在三大领域的占有率均在世界前三位,其主要对标为英飞凌和德州仪器。比如其三大业务之一的逻辑器件,全球份额就和德州仪器等位居前三位。(2)2018年12月1日格力电器公告,该公司增资30亿,成为闻泰科技的股东,而闻泰科技通过收购完成对安世半导体的控制。

(来源:“湖南开发区”微信公众号)
本文由浙江大学培训官网整理编辑

全国干部教育培训浙江大学基地 • 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凯旋路268号浙江大学华家池校区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050744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