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培训学院

全国统一咨询热线:浙大培训基地

0571-86971085
88273072

《人民论坛》:谨防乡村振兴中的“样板化”现象

发布日期:2019-05-05

       摘 要:乡村振兴, 是现代化所需, 是老百姓所盼, 也是一个复杂的城乡融合、一体化发展过程, 需要城镇化与农业现代化双向互动、一体提升。乡村振兴绝非在短期内“一蹴而就”, 一些地方出现的乡村振兴“样板化”现象需引起重视, 谨防公共资源浪费, 避免激化城乡基层治理矛盾。

乡村振兴“样板化”让城乡融合之路“跑偏”

       城镇化是一个现代化进程中的发展过程, 需要城市产业发展吸纳农民就业, 城市社会保障福利待遇保证农民更好融入城市, 这样才能逐渐解决好“人的城市化”问题, 从而实现土地集约高效产出, 提高生产效率, 拉动经济增长。乡村振兴战略引领城镇化, 需要城乡之间人员、资金和资源双向自由流动, 即城乡一体化和农业现代化同时提升。从人员流动来说, 也应是“该城镇化的城镇化, 想留农村的能够留在农村”。但在实际乡村振兴发展中, 个别地方出现了“样板化”现象。

       在一些地方调研中我们发现, 在各种政绩冲动的刺激下, 形式化的乡村振兴悄然而起, 产生了一些“样板化”现象, 表现为两个“极端”:一是人为城镇化运动中的“农村社区”样板化。二是新农村建设中的“美丽乡村”样板化。先进的样板可以起到示范和带头作用, 但追求“样板化”的发展模式, 背后却隐藏着扭曲的政绩观和危险的发展隐患, 必须得到重视与防范。

       “运动式城镇化”, 主要表现为大规模、运动式的“赶”农民集中居住, 兴建大量“样板化”的农村社区, 即把原来五、六个, 甚至八、九个村的村民, 集中集聚在靠近城镇的农村社区, 而把原来农民的房屋拆掉, 宅基地复垦整理为耕地, 由此节约出大量“建设用地”, 并通过“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这一土地交易机制, 实现县、乡镇两级“土地财政”的大幅增长。这便是各地基层政府普遍开展的新型城镇化的“样板”, 越是经济发达、越是土地需求强烈的地方, “样板化”的城镇化开展得越是猛烈。

       乡村振兴中的“美丽乡村”建设, 同样是一个现代化发展后的产物, 需要城镇化与农业现代化“联动互动”:先要保证农民真正融入城市, 保证其在城市有稳定的就业、收入、住房和社会保障。在此基础上, 农村人口大幅减少, 农村土地高效流转, 提升农业产业化、规模化和现代化, 支撑留在农村的职业农民安居乐业。最终实现“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这是一个长期的、艰难的、自愿的“双向流动”的历史性过程, 城、乡之间人员和资源进一步实现自由流动, 达到城、乡之间人口结构、产业结构平衡后, 才可以建成所谓的“美丽乡村”。

       然而, 现在一些基层政府, 人为地“样板化”建设“美丽乡村示范村”:每个县、每个乡镇, 都有几个“示范村”, 每年投资几百万到几千万不等, 一般靠近城镇边上, 或靠近交通要道, 用于各级检查和参观学习。但是这些所谓的“美丽乡村”, 不是人口自然集聚的结果, 由于没有产业支撑, 不能留住青壮年, “美丽乡村”中还是空空荡荡, 只能看见一些老弱妇幼。这便是“美丽乡村”的“样板化”, 愈往中西部乡村走, 愈能看到“美丽乡村”的“空心化”。

乡村振兴“样板化”发展成本沉重, 隐患重重

       乡村振兴中的“样板化”看上去好似一幅城乡快速发展的“繁荣景象”, 但其愈演愈烈的态势违背客观发展规律, 其中无数的“发展成本”是由整个社会承担的, 蔓延到乡镇的“高房价”, 就是其突出表现。这些人为制造的“问题”则可能是长期而复杂的。

       造成巨大的社会资源浪费。一些地方普遍推进的“农民集中居住”, 新建了大量的农村社区, 造成大量的原有住房被拆, 而其中的大多数是农民最近一二十年内盖的新房, 造成了巨大的资源浪费。而农民住进农村社区以后, 当地的城镇并没有多少产业支撑, 大量青壮年还是需要外出打工, 新建的农村社区还面临着“空心化”的问题。同样, 由于农民离开了传统的农业种植土地, 新建的“美丽乡村”无法支撑农民生活, 在面临“空心化”后, 还可能被“二次拆除”。

       “梯次城市化”进程被打乱。中国紧张的“人地关系”, 传统农业无法支撑巨量人口在农村安居乐业, 城镇化是一个不可阻挡的大趋势。但由于各种条件的限定, 城市化也必然是一个逐渐融入的“梯次城市化”:一线城市、省会城市、地级城市、县级城市和各种城镇, 每个人“各得其位”在各级城市一体融入。但现实是, 农民工大量涌入大中城市和东部城市, 在此能够获得较稳定就业和较高收入, 但由于高房价和高户籍门槛, 而无法顺利“融入”。但在自己的家乡村镇, 被运动式“城镇化”所裹挟, “名义上被城镇化”但却无法实现稳定就业。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出现紊乱现象:“一头堵, 一头热”, 人们想进入的城市“堵着”, 不想进入的城镇“热着”。由此带来城乡一体化发展中的各种制度性问题, 以及人们权利和利益互动中的纠结性矛盾。

       激化城乡基层治理中的问题和矛盾。快速的城镇化和“美丽乡村”建设, 给基层治理带来了急剧的结构性转型, 从而引发了很多问题:一是土地征用、拆旧建新中, 涉及大量的补偿资格、标准、数量、质量等方面的细节问题, 由此产生一些的上访和群体性事件, 给基层县、乡政府造成极大的“维稳压力”。二是几亿农民工的“两头管不着”, 即在打工的城市, 农民工无户无房无保障, 无法真正融入;在家乡乡镇, 农民工有户有房, 却缺少稳定的职业和收入。且长期“飘荡”在城乡之间, 村委会不能实行持续有效的管理。“人户分离”“人地分离”“人房分离”, 由此造成的“人家分离”, 成为基层社会治理中的最大难题。

       基层治理现代化步履艰难。面对激进的城镇化建设, 基层乡镇政府“权小责大”的体制性困境更加凸显。政府髙压式项目推进, 广大居民的参与权和监督权难以实现。而且这种大规模的运动式治理, 很难做到依法行政和依规则办事, 基层治理法治化进程也会遭遇困难。

“样板化”的乡村振兴之路走不远

       乡村振兴必须要“以人为本”, 坚持农民的主体地位。同时要科学规划、因地制宜, “样板化”的乡村振兴之路走不远。

       城镇化进程需要全国性的“顶层设计”。开放社会的人口流动是一个全域性流动, 而人口流动的指挥棒是就业和安居, 人口自然流入产业兴旺、收入较高和易于安居的城市, 而这不是“人为设计”所能完全“规划”的。应从中央层面部署“人的城市化”与“建设用地指标”挂钩的制度安排。同时, 深化户籍制度、社会保障制度的改革, 有效降低融入各级城市的门槛和成本。

       防止基层政府人为炒热城镇化进程。随着扶贫搬迁和自然村落的衰落, 各地在基层开展的农民集中居住有其合理性, 对于提升乡村公共服务水平也大有裨益。但由于“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异地交易的制度通道, 刺激了各地撤村并居、农房集聚的“利益冲动”, 推动了愈演愈烈的“土地整治”运动, 这在中西部地区表现尤为明显。有可能造成大量的社会资源浪费, 中央和省级政府有必要加强对“土地整治”的监督力度, 尤其是其中的“利益链”流向和分配, 在有序推进就地城镇化中, 遏制“要地不要人的城镇化”。除此之外, 在建设“美丽乡村”的过程中要增进产业支撑和人才支持, 顺应人口流动规律, 而不是“样板化”建设。

来源:人民论坛2019年09期
作者:周少来
相关新闻
浙大培训 6557
浙大干部培训 分享

新闻分类

重点开班

MORE+
国家卫生健康委在浙江大学举办2024年定点帮扶培训班

国家卫生健康委在浙江大学...

13个国家新媒体人员走进浙大培训学习短视频创作与传播经验

13个国家新媒体人员走进...

山西省委组织部、侨联在浙大举办专题培训班

山西省委组织部、侨联在浙...

湖南省残联系统青年干部赴浙江大学培训学习

湖南省残联系统青年干部赴...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在浙大举办全国特殊教育管理干部培训班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在浙大举...

FOLLOW US @ SOCIAL MEDIA

关注社交媒体上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