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浙大培训 >> 民营经济

曾比马云还红的改革者步鑫生黯然退场 他的故事告诉我们什么?

发布日期:2018-10-15 点击次数:1405次
1984年2月26日晚7时25分,这是步鑫生一生中最光辉的时刻——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中断了正在播送的国际新闻,从播音员罗京口中,中央关于肯定步鑫生改革精神的新闻,以插播的形式传入千家万户。
 
这位浙江嘉兴海盐衬衫厂厂长的人生就此被推向顶峰。他“打破大锅饭”的故事成为全国上下的学习样本,胡耀邦批示号召全国学习,他的改革事迹成为全国典型,“步鑫生神话”轰动全国。而当后人用“顶峰”二字回首那段历程,也暗示着由盛转衰的开始。从巅峰榜样到黯然褪色,当我们站在改革开放40年的节点,回首这名壮烈的“改革英雄”,他的兴衰荣辱能给今天的我们怎样的启示?
 
中央批示掀起学习狂潮
在次子步爱群看来,那些年,家对于父亲步鑫生而言,只是一个睡觉的地方。他这个儿子,或许还没有工人见到自己父亲的时间长。 “白天上班在厂里,除了回家睡觉和到外面开会,基本上他哪里都不去。”
 
1980年,步鑫生接任海盐衬衫总厂厂长。彼时交到他手中的衬衫厂濒临破产,年产四五十万件衬衣,却有近一半堆在仓库里,老工人的退休金也无处可支。那正是“大锅饭”的时代,超前的制度豢养了一批懒汉,生产效率难以提升。步鑫生正是在那个时代大胆捅破了“大锅饭”的“锅底”,通过实施“联产计酬制”,按照完成定额好坏对工人进行考核,实行实超实奖,实欠实赔,超产得奖不封顶,欠产扣赔不保底。同时步鑫生还具有品牌意识,抓质量,打广告,规定做坏一件衬衫要赔两件。对于假病假单,步鑫生也毫不留情。
 
以上条条举措,如今看来只道是寻常,在那个年代,却是“姓资姓社”的“冒天下之大不韪”——那年,安徽省凤阳小岗村的包产到户初见成效,“一大二公”“大锅饭”仍是主流。告状信满天飞,说步鑫生是“举着鞭子的资本家”,甚至“比资本家还资本家”。“压力大的时候,真的喘不过气来。”回想起那段日子,步爱群沉吟道,“那时候家门上有两个插销,就是怕人闯进来。”是胡耀邦的一句批示,让步鑫生一家松了口气。
 
1983年11月6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对新华社内参刊登的《一个有独创精神的厂长——步鑫生》一文批示:“海盐衬衫总厂厂长步鑫生解放思想、大胆改革,努力创新的精神值得提倡。对于那些工作松松垮垮,长期安于当外行,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企业领导干部来讲,步鑫生的经验应当是一帖治病的良药,使他们从中受到教育。”第二天,《人民日报》全文发表此文并把胡耀邦的批示作为编者按配发。
 
1984年5月21日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在主席台上与步鑫生委员亲切交谈
 
之后,全国掀起学习步鑫生改革创新精神的热潮。《人民日报》有关他的报道多达97篇,超过当年经济改革中的另一些标志性人物。1984年初,步鑫生迎来了人生最辉煌的一页。2月27日头版,《人民日报》发表新华社电讯稿《浙江省委充分肯定步鑫生的改革创新精神,中央整党工作指导委员会指出要积极支持敢于改革创新的干部》。这一年全国各地的参观取经者纷至沓来,省政府不得不做出规定:司局级以上来访者由步鑫生本人接待,其余听录音。1984年,步鑫生被评为全国十大新闻人物,知名度比如今的马云还要红。
 
采访这天,浙江在线记者走进位于嘉兴海盐蝴蝶谷的步鑫生纪念馆,满目都是镶嵌在墙上的剪报。这些已经微微泛黄的纸张,见证了1984年步鑫生的荣光。从见诸《人民日报》的头版文章,到与外国记者侃侃而谈,从在政协会议上发言,到各处剪彩。彼时的步鑫生,春风满面。只不过,辉煌转瞬即逝。
 
由盛转衰 资不抵债被免职
1985年,全国兴起“西装热”,步鑫生的工厂也打算建造一条3万套的生产线。报告从县里一级一级打到省里,最后3万套的生产线变成了30万套,因为彼时主管全省生产的负责人说“步鑫生是全国模范,要做就做最大的。”在没有任何市场调研或评估的前提下,一幢6000平方米的西装大楼轰轰烈烈地破土动工。设备加厂房,巨额的预算让当时固定资产不过100多万元的海盐衬衫总厂而言,背下了600多万元的债务。然而当生产线建立好,“西装热”却已然过去,但彼时正值高峰的步鑫生尚未察觉到危机。
 
1985年3月,步鑫生还大方地购入上海绿杨领带厂的13万条领带,帮助对方“解决困难”。而此时,他的工厂里也积压着10万多条领带。一年后,因无力付款,海盐衬衫总厂被告上法庭。
 
1986年,主管部门负责人要求生产线下马。步鑫生则提出要再坚持两年,等到“西装热”卷土重来就能重新抢占市场。双方发生激烈争执,当年9月,步鑫生被送往浙江大学“深造学习”。第二年3月,步鑫生又被要求回厂收拾烂摊子,而彼时西装厂房、设备已被卖掉。
 
而上海领带事件,成为压倒步鑫生的最后一根稻草。“上海领带卖不掉,是致命伤。”步爱群说道,“买来不卖放在那里,还打了官司。”
 
1988年1月,这位“改革英雄”从收音机中得知自己被免职。《人民日报》又一次用头版刊登关于他的消息,只不过,这一次的标题是:《粗暴专横、讳疾忌医。步鑫生被免职。债台高筑的海盐衬衫总厂正招聘经营者》。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过尽千帆 社会应为改革者创造容错环境
“改革其实就是打破旧的东西。”步鑫生昔日好友赵荣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然而,代价是沉重的。1984年的辉煌到1986年的黯然退出,步爱群感慨:“步子迈得太大了。”
 
在步爱群和赵荣华看来,步鑫生的性格是改革失败的致命伤。赵荣华认为,在改革推行初期,决策者的性格能够提高改革效率,但改革后期,如果仍旧一意孤行,听不进别人意见,就会出现问题。步爱群说,“我爸爸的经历就像过山车。在媒体的追捧下,他总是去做报告,不去管厂里了。”
 
浙商博物馆馆长杨轶清告诉浙江在线记者:“步老的性格敢说敢做敢碰硬,锋芒锐利,这为他打开了局面,但也是得罪人的性格。这种性格支撑他当年打破条条框框,能够进行破天荒的改革措施,也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最后不完美的结局。步老性格非常主观,这点很难改变,这只能留于后人唏嘘感慨,无法作为教训。”
 
当然,在几十年后的今天,如果仍然把步鑫生当成一个孤立、具体的人物去看待,似乎并不能对当今有所新的借鉴意义。从个人道德、伦理、品质等方面去评述成败,从结果倒推,无法回答在彼时代之下,改革的动力和曲折作用在一个改革者身上的“力”。
 
2013年,已值杖朝之年的步鑫生接受采访时表示,社会应该营造尊重个性、宽容失败的氛围,让改革者轻松上阵。“企业改革离不开政府提供的大环境,正是政企不分导致了西装项目的失败。”回首当年体制,厂长、经理还算不上独立的法人代表,对许多问题难以承担、左右。步鑫生曾对媒体表示:“现在回过头来,中国改革开放也不是一路顺风的,曲曲折折,来来回回。改革本来没有路,是一块块铺路石铺出来的,我步鑫生也就是其中的一块。”
 
“步鑫生的经历,折射企业家在当下,应如何更好处理政商关系。”杨轶清告诉浙江在线记者,无论是步鑫生那个时代,还是如今,如何健康处理政商关系,始终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 “步鑫生在政商关系方面的经历,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教训,他与上级部门、有关方面不懂得如何妥协,如何维护一个融洽的、有利于企业管理的政商关系,到了一定程度将会影响到企业的自身发展。”
 
言及此,杨轶清从另一个角度提供了一种视野。“改革,需要保护企业家精神,保护企业家能力,甚至包容企业家不同个性的创业环境。”杨轶清继续说道,“我们不能要求一位改革者在做人上毕恭毕敬、性格上没有任何棱角,又敢于突破、敢于创新。”
 
杨轶清认为,步鑫生给当今的提示,是政企双方共同努力,企业营造一个能够包容个性企业家的环境,甚至是一个允许犯错的环境。“创业、改革都意味着风险,意味着有可能会失败。我们政府如何创造一个不断尊重企业家、信任企业家、包容企业家的环境和机制,这是我们40年以后再来反思步鑫生时,最需要思考的地方。”
 
2015年6月6日晚,这位上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的风云人物在浙江海盐县病逝,终年81岁。过尽千帆,这位改革先行者为人们留下无限沉思。
 
(来源:浙江在线网)

全国干部教育培训浙江大学基地 • 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凯旋路268号浙江大学华家池校区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050744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