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浙大培训 >> 企业培训新闻

数量第一!92家浙企荣登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

发布日期:2019-10-17 点击次数:1344次

       92家浙江企业荣登榜单,连续21年蝉联上榜企业数量第一,这是日前举行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发布会上浙企取得的成绩。同时发布的还有2019“中国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榜单、“服务业100强”榜单,浙江分别有94家、7家企业上榜。

       作为连续多年发布的榜单,每年的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都备受关注。记者观察今年的榜单发现,一方面是不断提高的入围门槛,另一方面是小幅下降的盈利能力;一方面是减税降费利好,另一方面是高企的生产成本。光鲜与荣耀背后,民企500强面临的压力和挑战在增大。作为中国民营经济的重要发祥地,浙江民企又面临着怎样的发展态势?记者深入各地企业采访,试图勾勒出入围中国民企500强榜单浙企的另一面。

紧迫感在增强——数量第一追兵渐近

       连续21年上榜企业数量第一!用“霸榜”来形容浙江民营企业并不为过。

       但浙江人这次明显有了紧迫感。省级经济部门一位干部坦言:“入围企业数量变少,加上连续没有浙江民企进入榜单前十,都让我们感到激烈的竞争压力。”“焦虑”溢于言表。

       梳理榜单可以发现,近4年中国民企500强:2017年为120.52亿元,较2016年增加了18.77亿元;2018年入围门槛为156.84亿元,比2017年提高了36.32亿元;2019年达到185.86亿元,比上年又提高了29.02亿元。

       从纵向看,入围浙企从2014年的138家到今年的92家,数量呈现下降趋势。

       从横向看,尽管浙江从榜单发布至今牢牢占据数量第一的位置,但追兵渐近。浙江与江苏(今年83家入围)、山东(今年61家企业入围)、广东(今年60家企业入围)等沿海省份“你追我赶”的竞争态势更趋激烈,河北省今年也有33家企业入围,成为浙苏鲁粤之后的新秀,显示京津冀及雄安新区的民企正在发力。

       此外,榜单的前十名没有浙江民企的身影。而此前,吉利控股集团曾多年跻身前十。今年,吉利控股集团列第11位,其2018年营收为3285.21亿元,较上一年猛增500亿元,排名却没有上升,当然这其中有海航集团重新申报(上一年度未申报)进入前十等因素。

       入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对浙江民企来说是一场长期竞技赛。有专家分析,对标华为等一流企业,浙江民企还是有不小的差距。作为民营经济大省,浙江尚缺乏类似华为的技术领军型企业、也缺乏类似联想的规模领军型企业,浙江民企群在核心竞争力更强、市场话语权更强上,还需更上一层楼。

       名次升降还折射浙江民营企业的另一个深层次变化。尽管入围企业数量下降,但质量却大幅上升。此外资源消耗大、附加值低、不符合浙江比较优势的产业比重下降;数字经济、智能制造等新技术应用企业上升较快。这背后是近年浙江产业结构的持续调整和优化。数字经济等新业态正在崛起,而这些成长性良好的企业往往“小而美”,短期内要达到按营收来排名的民企500强门槛还有较大难度,但未来可期。

不努力就出局——增强核心竞争力

       超威集团是榜单上的老面孔,该公司副总裁杨元玲告诉记者,公司根据经济发展形势不断调整优化产业布局,近年来主业表现非常不错。“现在有些企业涉足的产业过多,投入的新项目太多,每一个新项目都意味着一定的孵化培育期,这期间产生的利润可能很少甚至处于亏损状态。”杨元玲认为,多元化扩张容易销蚀利润,还容易造成资金链断裂、现金流枯竭,浙江民企更应专注于主业。

       和超威等居于民企500强榜单前列的企业不同,浙江不少处于后100位(第401-500位)的上榜企业成为了近几年落榜量最多的成员,入围门槛大幅提高,自然导致这些排名靠后的企业滑出榜单。例如,位于诸暨店口的某知名企业,2017年度排名第470位,但随后便被挤出榜单。从2014年的138家入围企业到今年的92家,跌出榜单的浙江民企中出事的是少数,更多的是排名靠后的企业。这说明,对于以中小企业为主的浙江民企,在做优的同时如何做大做强始终是发展中面临的一个课题。

       一位参加今年中国民企500强发布会的浙江企业负责人惊讶地发现企业的排名下降了二三十位,而事实上企业去年的营收还增加了几亿元。他告诉记者:“入围的门槛越来越高,大家都在发展,竞争压力很大,如果我们不努力就会往下掉。”

       从榜单可以发现,入围500强的浙江民营企业,以实体经济为主,共同特点是聚焦实业、做精主业,坚持创新,不断提高核心竞争力,同时主动参与国家重大战略,在推动浙江经济高质量发展中发挥了独特作用。值得一提的是,民营企业500强研发人员占比、研发强度两项指标整体均呈上涨趋势,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和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研发投入位居第一、第二位,分别达1015.09亿元和210.33亿元。调研分析报告显示,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汽车制造业,互联网和相关服务,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等技术密集型行业在创新能力方面表现突出。

       全国工商联的一份报告显示,没有掌握核心技术的民企抵御风险的能力偏低。这份报告称,当前民营企业在关键领域被卡脖子的问题依然突出,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现象还有不少,要下决心下大力气攻克一些前瞻性技术、颠覆性技术,抢抓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机遇,通过不断增强企业的核心竞争力,逐步迈向行业顶端和世界前列,努力成为全球产业链上的领军企业。

应对利润变薄——多措并举创新转型

       风光荣登500强,背后也有自己的苦恼。特别是去年以来,民营企业遭遇了一些困难。利润变薄也是不少浙江民企这几年来的共同感受。

       调查显示,对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企业来说,融资成本、原材料成本、税费负担依然是影响发展最大的3项成本,生产成本高企进一步压缩了企业的利润空间。今年民企500强营业收入增幅、税后净利润增幅,比上年分别下降9.99%和21.63%;民营企业制造业500强营业收入增幅、税后净利润增幅,比上年分别下降11.98和38.56个百分点。

       “对于融资难融资贵的老大难问题,从中央到地方,从监管部门到金融机构,相关政策举措密集出台,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问题则是一项长期而极具挑战的课题。”正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南存辉表示,民营企业做大做强必须得到金融支持,正泰集团也经历过“融资难、融资贵”的困扰。南存辉认为,解决这个难题要打组合拳,要优化投资税收引导政策,借助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建设信用体系压低风险溢出及鼓励科技创新降低金融服务成本,并且建立长效机制。

       面对原材料成本不断提高的困局,浙江很多民企通过“数字经济”一号工程巧解难题,从机器换人到数字经济,在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上做足文章,通过不断降低工资性支出、提高产品附加值等方法,实现自身跨越。从上榜浙企来看,无论是大华这样的硬核数字经济企业,还是网易这样的互联网服务企业,再是富通集团这样的计算机通信电子设备生产企业,以及红狮控股集团这样经过数字化、智能化改造的传统行业企业,都让我们看到了数字经济的巨大红利。

       税费负担到底有没有降下来?新凤鸣集团财务人员算了笔账:集团享受的研发费用加计扣除优惠逐年增长,尤其是从2018年起,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的比例从50%提高到了75%,优惠力度更大;2017年集团享受了研发费用加计扣除1235万元,2018年享受了2322万元,预计2019年将享受更多优惠。得益于税收优惠,企业不断投入研发,大力加强创新,将实体经济转型与人工智能发展相结合,坚定走先进制造业发展之路。像新凤鸣这样不断加大研发投入的浙江民企已越来越多。

       在采访中不少专家也指出,在看到成绩的同时,我们也应清醒地认识到所面临的挑战。相信随着国家税收、金融等系列财政、货币政策效应的持续释放,浙江的民营企业一定能实现稳步发展。

延伸阅读
推荐课程:《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在企业文化、管理思路、人员背景等方面差异解析》《构建现代化企业制度,推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浙江民营经济发展与新型政商关系构建》《党建如何引领企业健康发展以及当前民营经济发展机遇》《转型升级与民营企业高质量发展》《学习习近平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精神——坚定不移发展壮大民营经济》《乡村振兴背景下产业扶贫与民营企业作用发挥》《文化制胜 ——民营企业文化设计与形象塑造》等
 
(来源:浙江在线
本文由浙江大学培训官网整理编辑

全国干部教育培训浙江大学基地 • 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凯旋路268号浙江大学华家池校区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050744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