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浙大培训 >> 生态浙江

留住桐柏陆 一个天台自然村落重生背后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8-11-20 点击次数:276次
明年此时,桐柏陆就会有个新名字,叫“桐柏·宿云边”。
 
尽管眼前还是一片狼藉的改造工地,但站立在每栋房屋前的设计效果图告诉我们,这个在天台默默无名的自然村,很快就会脱胎换骨,带着鲜明的和式风格、道家元素,成为当地新晋的高端民宿村。而几百年来原住民留下的古树、竹子、石径等自然生活的痕迹,都将成为游客眼中的乡村风景。
 
一项统计数据显示,在2000年至2010年的10年时间里,我国总共消失了90万个自然村落。它们悄悄地逝去,没有挽歌,也没有送别。所以,翘首期盼,在党的十九大召开后,我们迎来了乡村振兴的新时代。
 
能被工商资本相中,桐柏陆无疑是幸运的。这意味着,曾有18户人家如今只剩两位老人居住的它,将摆脱在沉寂中消逝的宿命。但这种重生的背后,有挣扎,有遗憾。
 
别样的重生
枯藤、老树、残垣,这是空心了的桐柏陆,和无数个已然凋零的自然村落一般。但环顾四周,这里却有绝佳的风景。
 
往石梁山方向,穿过隧道,就是当地人俗称的北山。沿途草木旺盛、植被葱郁。半山腰间,更有琼台仙谷和桐柏水库等风光,著名的道教南宗祖庭桐柏宫,便坐落在水库一旁。这里依山傍水,兼具人文底蕴,是天台当地的精品旅游线路之一。
 
小小的东岙村桐柏陆自然村,位于桐柏水库一处小湖湾的尽头。初冬时节,顺着蜿蜒小路,我们来到村口,只见一个大型的龙门架竖立村口,左右各书:“老僧晓出松门去,手挚军持取涧泉。不到天台三十年,草庵犹记宿云边”。龙门架顶,“桐柏·宿云边”五个大字分外醒目。由此可见,“宿云边”的新村名,就出自陆游的这首《书怀绝句》。
 
看到有人到访,村口被改造成工作间的农舍里,迎出来一位衣着时尚、戴着眼镜的年轻人。他正是“宿云边”项目发起人邱奕衡。
 
这位去年从杭师大刚毕业的小伙子,已是个十足的“创业达人”。设计专业毕业的他,在大学期间就开办装修公司,毕业回到天台后,母亲与他闲聊时,言辞中流露出对乡间田园生活的向往,激发了他创办民宿的想法。
 
“在全县找了七八个地方,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或许是机缘巧合,那天路过桐柏陆,觉得这里就是心目中想要的地方。”邱奕衡说,“我一定要让这个地方‘脱胎换骨’。”他把自己的想法与校友以及中国美院教授一商量,大家实地考察后,决定组团来打造这个小山村。
 
“既要建成民宿,更要打造成景点。”邱奕衡对于桐柏陆的明天有着清晰的规划。将丰富多彩的地方传统文化进行现实创意,是邱奕衡团队的兴趣点。在他看来,通过与空间、田园、旅游、产业融合,将天台山优秀传统文化转换为可体验、可消费、可传承的产业经济体系,才是让民宿项目真正“高端”的支撑。
 
“宿云边”项目共涉及桐柏陆村13户人家、8幢房子,一期总投资约3000万元。建成后,8栋民宿加上公共区域,总客房28间,规模不算大。
 
但邱奕衡团队对这8幢房子倾注的热情却超乎想象:“光是设计费,就花了200多万元。”这个沉寂的村庄,先后迎来中国乡村民宿设计领军人物吕晓辉、日本象设计集团环境建筑设计大师北条、绿城莲花小镇主设计师陈林等大咖,就连台湾民宿管理运营经验资深主理人董丰菱也参与其中。
 
再见了,桐柏陆
这是资本逐鹿乡村的年代。不过,“宿云边”项目的推进,也并非毫无波澜。
 
目前,仍居住在村里的,只有张仙兰和陈冬妹两位将至耄耋之年的老人。
 
而这两位老人,对于来村里弄出“大动静”的这帮小年轻,也有着截然不同的态度。
 
看到有陌生人进来,79岁的张仙兰从旧房子里迎了出来,热情地和我们打招呼,并拿出自家母鸡下的蛋,硬塞到大家手中。
 
作为村里留守的两位老人之一,张阿婆故土难离,自19岁嫁到村里后,一恍已是一个甲子。如今丈夫已走多年,4个孝顺的子女也都事业有成,变成了城里人,平时只能趁节假日,回老家来看看老母亲。其中有个儿子,原本就想重修老屋,得知“宿云边”项目进驻,于是就干脆加盟其中,成了项目合伙人之一。
 
“子女们也常说,要接我去城里住,但我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了,身体也还好,自己能照顾自己。原本打算一直住下去的,现在来了一群小伙子,说要在村里办民宿,把村子变好是好事情,我应该支持他们。”张阿婆指着院子里一直肥硕的老母鸡笑着说,“这不,前几天,项目部的人说在山上吃得太清淡,还买下了我家的一只大公鸡。”
 
再过几日,随着改造的推进,张阿婆就要离开老屋,搬到村外的一处房屋里暂住。那时村里为其安排的新住处,她欣然接受。
 
但另外一位名叫陈冬妹的老人,却始终不肯接受这样的命运安排。“这房子是我老公造的,我不要离开。”她反复说。
 
“桐柏陆村依山傍水,在天台当地人讲,是风水宝地。村子虽然规模很小,也确实出了不少人才,搬出去的人家里,在上市公司、政府机关就职的人不在少数。”同行的赤城街道工作人员介绍,“但搬出去的越多,小村子衰败得就越快,我们看在眼里,既觉得惋惜,又觉得无奈。”
 
“其实,我们在村外早已为陈阿婆找好了安置房。住在村外的地方,交通会更便利,居住条件也会更好,但老人家习惯了‘祖屋’,一直不同意我们入驻改建。”邱奕衡为此十分苦恼,“有时上门去找陈阿婆聊天,也都会骂出来。”
 
“高端民宿项目进驻小山村,能够依托当地资源优势,改变村庄落后面貌,让桐柏景区的整体面貌更协调,民宿项目以每年15万元的租金统一流转了村里的老房子,闲置的房子有租金,村民大多都欢迎,是个共赢的事情。”街道工作人员说。
 
一片喧嚣中,陈冬妹依旧自顾自地生活着,守着这个名叫桐柏陆的小村庄,用别人无法理解的方式。
 
明年此时,这里会是令人向往、宾客如云的“宿云边”。但无法阻挡的是,桐柏陆这个小地名,终究会被外界遗忘,惟有那些苍天大树,见证过这里的故事。
 
(来源:浙江在线)
 

全国干部教育培训浙江大学基地 • 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凯旋路268号浙江大学华家池校区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050744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