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培训学院

全国统一咨询热线:浙大培训基地

0571-86971085
88273072

浙江要专门培养万名这类人才,透露什么信号?

发布日期:2023-08-30

       听说过机械工程师、水利工程师,那你听说过大数据工程师、智能制造工程师吗?

       高水平的数字技术工程师,可以说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性支撑。

       最近,浙江省人力社保厅、省财政厅出台《浙江省数字技术工程师培育项目实施方案》,提出到2030年末,要围绕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工程应用领域,培育数字技术工程师1万人以上。

       数字经济的创新驱动,实质上是人才驱动。不管是推进数字产业化还是产业数字化,关键都在人才。

       首次推出的这一培育项目,是浙江对数字人才的新一轮布局,有哪些考量?

1

       对于经济大省来说,要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除了稳住传统优势产业,还要挖掘培育新的经济增长引擎。

       上海、浙江、广东、江苏等经济大省,几乎都将数字经济当作经济高质量发展“续航”的重要抓手,制定了专门的计划目标。

       为什么不约而同?因为数字经济真的有这个潜力。浙江2022年发布的《浙江省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显示,2017年至2021年,浙江数字经济年均增长13.3%,两倍于GDP年均增速。今年年初,浙江确定了新一轮小目标——未来五年,力争数字经济增加值和核心产业增加值突破7万亿元和1.6万亿元,实现新一轮“双倍增”。

       人才增速,正是决定经济增速的关键。

       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创新,催生了大量数字新职业。去年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2022年版)》,共标注了97个数字职业,占职业总数的6%,其中专门新增了“数字技术工程技术人员”小类。

       但面临的问题也很现实——现有的数字人才数量远少于实际需求。

       以绍兴的集成电路产业为例。当地2021年发布过一个数据,预测2025年绍兴集成电路产值目标实现1000亿元,2022年和2025年,行业人才需求分别为3.6万人左右和7.2万人左右。

       3年内,从业人员数量要翻一番,人才缺口可见一斑。其他数字产业也大同小异。

       靠自然生长是远远不够的。于是,2021年,人社部启动了实施数字技术工程师培育项目,提出在2021年至2030年,围绕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数字化管理、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虚拟现实、区块链、集成电路等数字技术技能领域,每年培养培训数字技术技能人员8万人左右,培育壮大高水平数字技术工程师队伍。

       这份《实施方案》,就是国家部署的省级层面落地。浙江还首批公布了3家数字工程师培育项目培育机构,浙江大学、浙江工业大学和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分别对应开展区块链、智能制造、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相关培训。

2

       《实施方案》的目标很明确,要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为企业培训“毕业即上岗”的人才。

       要实现这一点,需要拓展当前专技人员的成长路径。

       专技人员走的是职称序列。过去专技人员培养,主要是两种模式,一种是职称考试,一种是职称评审,二者效力相同。相对来说,通过评定获得职称的会更容易被社会认可,因为相对来说,评审考虑得更综合,能力、学历、经验缺一不可。

       但如果按照常规培育模式来就太慢了。比如中级职称评定,硕士研究生或者双学位获得者,可以在从事工作二或三年后进行申请,如果是本科毕业,则需要从事相关技术五年以上。像人工智能这样需求暴涨的新兴职业,市场新一轮爆发还不到十年,人才储备肯定跟不上。

       所以《实施方案》里明确,数字技术工程师要“多元化培养”,即“探索举办数字技术技能竞赛、数字经济技术人才论坛、数字人才专题研修等活动”。这样的培育方式,能够让数字技术工程师的培育速度较常规加快1-2年。

       在聘的数字经济领域高技能人才可申报相应层级的数字技术工程师培育项目培训,取得专业技术等级证书后,可享受贯通专业技术职称的政策。具体来说,取得初级专业技术等级证书的,可直接认定为助理工程师;取得中级专业技术等级证书的,可直接认定为工程师;取得高级专业技术等级证书的,可直接申报评审高级工程师。

       根据公开报道显示,今年6月和7月,全国首张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专业技术等级证书、全国首张智能制造专业技术等级证书分别在重庆和天津颁发。这两张证书就是通过多元化培养的方式诞生的。

       当地媒体在报道时,都提到了“订单班”模式。重庆采用的是“行政+市场”方式,为重点企业制定“一企一案”。而天津更是在全国首次实施高校、领军企业、数字人才培育项目培训机构三方协同的智能制造专业产教融合“订单班”模式,有些学员刚毕业,就被当地公司签走并入职了关键岗位。

3

       数字化技术发展和迭代非常快,一两年甚至一个月就会更新一次。所以,数字技术工程师到底好不好用,还是要由市场主体来评价。

       由社会组织来职称评价,浙江是有先例的。早在2018年,浙江就发布《关于推进工程领域职称社会化评价改革的意见》,针对工程技术职称评价中存在的评价使用脱节、评价标准笼统、行政色彩浓厚等问题,进行探索尝试,下放职称评审权限给社会组织。最终在数字安防、机电工程、汽车工程等10个专业领域,相继授权7家行业协会和3家龙头企业开展社会化评价改革试点。

成效也很明显,可以说让工程技术人员的职称评审从“学院派”走向了“工程派”,很多过去受限于论文、学历的工程师有了发展机会。2016年全省申报特种设备高级职称的企业人员仅3人,2017年授权省特种设备安全和节能协会评审权,当年企业申报人员高达117人,2020年达到133人。

       因此,浙江推行数字技能工程师社会化评价,本身就有比较良好的基础。

       为了激发数字人才的积极性,《实施方案》还有不少亮点。比如,数字技术工程师,是第一批可以领取培训补贴的工程师,首批数字技术工程师培训补贴从2200元到5200元不等。

       以大数据工程技术人员为例。初级要求培训128小时学时,通过后可领取3300元补贴;中级要求128小时学时,通过后可领取3900元补贴;高级要求160小时学时,通过后可领取5200元补贴。

       这个数字不是随随便便制定的,差不多是培训费用的70%左右,可以有效降低学员的学习成本。

       此外,参加数字技术培训取得的相应学时,计入当年度继续教育专业课学时,作为年度考核、晋升和职称评定的重要依据。

       只要有培训意愿,不管是新就业形态劳动者、自由职业者,还是高校毕业生、技工院校学生,都可以参与培训。

       数字时代新职业发展主要经历萌芽、成长、稳定三个阶段。中国人事科学研究院测算发现,一个萌芽期职业能带动10万个以上就业机会,稳定期职业大概能带动50万个以上就业机会,按照目前职业发展的趋势,数字时代未来5年有可能创造3000万个以上的就业机会。

       在就业形势紧张的当下,数字新职业,无疑是一个新风口。

       你会考虑做一名数字技术工程师吗?

(来源:潮新闻)
本文由浙江大学培训官网整理编辑发布
相关新闻
浙大培训 357
浙大干部培训 分享

新闻分类

重点开班

MORE+
“中国图书馆领导力”首期专题研修班(CLLFP)在浙大举办

“中国图书馆领导力”首期...

陕西省科协系统干部走进浙江大学培训学习

陕西省科协系统干部走进浙...

内蒙古自治区计划生育协会委托浙大举办专题培训班

内蒙古自治区计划生育协会...

重庆市与四川省共办的川渝党员教育中心主任培训班在浙大开班

重庆市与四川省共办的川渝...

浙江省公安厅委托浙大举办大数据赋能暨“公安大脑”专业技术人才培训班

浙江省公安厅委托浙大举办...

FOLLOW US @ SOCIAL MEDIA

关注社交媒体上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