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浙大培训 >> 企业培训新闻

2019年“浙商全国500强”榜单发布

发布日期:2019-06-14 点击次数:1853次
       6月13日,由《浙商》杂志社数据实验室独家推出的“2019浙商全国500强”重磅推出。2019年是“浙商全国500强”榜单发布的第11年。
 
        今年榜单上3家企业首次突破3000亿营收,500家企业创造的营收总额为7.65万亿元,入围门槛为9.5亿元,比上一年整整抬高了1.1亿元。而2009年《浙商》杂志首次制作该榜单时,榜单上的冠军企业营收不足500亿,如今榜单中营收超过500亿的企业已高达32家。
 
1、领跑企业,富可敌国
 
       500位浙商在1年内创造的营收总额达到了7.65万亿元,其中营收达到3000亿的企业有3家,营收达到千亿以上的企业有15家,营收达到500亿以上的企业有32家,光是千亿量级企业的营收总额就达到了2.63万亿元。
 
       今年榜单的入围门槛高达9.5亿元,距离完成10亿元的跨越仅差临门一脚。11年来,虽然榜单的入围门槛不如营收跑得快,但从历史曲线来看,整个门槛抬高的速度依然非常明显。2009年,榜单的入围门槛是营收5亿元;到了2019年,入围门槛是营收9.5亿元,将近将门槛抬高了一倍。
 
       创造了3452.8亿元营收的阿里巴巴,首次登顶夺得榜单冠军之位,与它同时跨越3000亿关卡的是吉利集团与物产中大。它们分别以营收3285.2亿、3001.3亿位列榜单第二、第三位。
 
       即便放眼全球,营收逾3000亿元的企业仍屈指可数。在上一年“财富世界500强”榜单中,营收逾3000亿元量级的企业也只占了半数。
 
       以时间纵轴来看,3家3000亿营收企业的诞生则更有意思。他们各自用几十年的时间完成了从0到1000亿元的营收跨越,却在短短7年内接连冲破了2000亿元关卡、3000亿元关卡。他们用相似的进化曲线在佐证一种趋势:一旦突破了千亿元的关卡,企业运转的速度就会被加码。
 
       榜单来看,今年榜单内出现了7家净利润高达百亿的企业,7家头部企业在这一年内创造了1484亿元净利润,即每天创造利润4亿元,4亿元相当于一家中小型企业的年产值。
 
       这7家净利润过百亿的企业分别是:阿里巴巴、吉利控股、复星国际、浙商银行、海康威视、宁波银行、北京建龙重工。其中阿里巴巴属于新经济领域,吉利控股、海康威视等属于高端制造领域,浙商银行、宁波银行则属于金融领域。从净利润的各个指标来看,通过供给侧改革、全球价值链的攀升以及国际并购等动作,实体经济的盈利能力正在快速抬升。
 
 
2、行业分化,谁在高歌猛进
 
       离其所处的产业轨道与区域集群,或许难以精准解锁企业高速运转的密码。简陋的农民房、几台轰鸣的旧机器,一台粗糙的机器就在敲敲打打中诞生了……这是浙江制造最原始的一种状态,也是浙江制造深厚底蕴的基因。其中,机械设备产业就是在这种制造氛围中长大并在浙江遍地开花。
 
       从榜单上看,机械设备产业在浙江的发展态势较为迅猛,已输出9家百亿企业,且这些企业仍保持着较为稳定的增速。这一产业在浙江分布较为均匀,但仍能看出明显的产业集群效应。仅次于杭州,台州是机械设备产业分布第二密集的城市。该城市所输出的8家机械设备企业中有4家与“泵”有关,分别是利欧股份、新界泵业、大元泵业与苏强格。
 
       有色金属产业以总量1家之差落后于化工产业。与其他产业大多聚集在省内所不同的是,浙商群体从事有色金属产业最为集中的地方是江西,15家有色金属企业几乎占了榜单内该产业的半数。这一点,与江西省浙江商会多年积极组织会员申报该榜单有着密切的关系。但更为核心的原因是,江西有色金属采冶工业较发达,早已形成了“南钨北铜”为主体的国家重要有色金属生产基地。
 
       在今年的榜单上,汽车是仅次于机械设备、化工、有色金属的第四大主导产业,主要分布于宁波、杭州、台州三大区域。尽管榜单上的汽车产业企业数量并未列入前四,但34家企业总共完成了5392.2亿元的营收总额,远远高于机械设备企业3365亿元的营收总额,平均营收能力在四大行业中居首。
 
       值得注意的是,数字经济成为浙商高歌猛进的最强底色。杭州在去年启动了打造“数字经济第一城”五年行动计划。这意味着杭州市正式向问鼎“数字经济”城市进军。杭州的电子商务、云计算大数据、数字安防等产业集群在全国有着较高的影响力,拥有阿里巴巴、网易、海康威视、新华三等1298家与数字经济相关的企业,高新技术企业也有近3000家。从榜单上看,上榜的16家计算机领域企业有10家来自杭州,这10家企业就创造了近4000亿元的营收总额。
 
3、动能转化,既要大更要强
 
 
       浙商全国500强榜单,可谓是全国浙商发展的一个晴雨表。在新旧动能转换的新常态下,榜单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对于每年发布的榜单,总是有新晋者也有退出者,除了少数不愿再次申报之外,也不排除一些企业在竞争中优势弱化乃至最终被市场淘汰。
 
       浙江省发展规划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潘毅刚认为,入围榜单的浙商块头更大了、门槛更高了、实力更强了,在2018年国际环境错综复杂的情况下,企业经营面临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浙商在复杂的外部环境之下,取得如此成绩单,难能可贵。但观察企业发展好坏,要看当下的成长,又不能囿于过去,更要看浙商未来的生存能力。因为,变局之中,比成长更重要的是生存。
 
       “必须看到,当下环境中,浙商赖以生存的经验、模式以及成长惯性都受到较大影响。”潘毅刚认为,“大”并不代表永远不会倒,千亿企业的大厦稍有不慎,可毁于一旦;“高”是相对的,总体看很多浙商在全国位列前茅,远高于平均水平,但放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中,大多数企业地位并不高;“强”的关键是可持续,今天强并不代表明天强,真正的强,体现在抵御风险的韧性,处在逆境中的多样性和可能性。他也希望浙商的骨骼变得“更坚硬”、身段变得“更柔软”、头脑变得“更智慧”、眼界要变得“更国际”。
 
       “浙商全国500强”走出了近百家中国500强企业,但最终要站在全球价值链、产业链和供应链的顶端,只有适时实施国际化战略,并推向纵深,这是汲取世界最先进人才、技术和管理资源,积累强大优势的必经之路,也是“大企崛起”的必然选择。
 
(来源:“涌金楼”微信公众号)
本文由浙江大学培训官网整理编辑

全国干部教育培训浙江大学基地 • 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
地址:杭州市江干区凯旋路268号浙江大学华家池校区
网站备案号:浙ICP备05074421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