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浙大培训 >> 校友心得

借鉴浙江经验、走出乡村旅游误区——周永广畅谈乡村旅游的那些事

发布日期:2018-10-18 点击次数:775次
由陕西省委组织部主办、浙江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承办的第一期2018年陕西省“创新发展、追赶超越”专题研修班5月9日—5月16日在浙江大学华家池校区顺利举办。汉阴县委主要领导也参加了此次培训,其中大家就浙江大学旅游系副教授周永广所讲授的《旅游与乡村振兴》课程进行了内容整合,并一致认为这些经验分享对于汉阴实施“农旅富民”战略,加快美丽乡村建设,实现乡村振兴发展,都具参考价值。现将此部分内容与大家共享。
 
培训第一课为《旅游与乡村振兴》。讲授人,周永广,规划学博士、浙江大学旅游系副教授、旅游研究所副所长、浙江省休闲学会客栈民宿专业委员会主任。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山村旅游业可持续发展问题研究》,著作有《旅游业环境管理》《山村旅游可持续发展研究》《旅游规划实务》。主持过安吉县中南百草园、武义温泉、黄山乡村旅游、温州乡村旅游、磐安乡村旅游、衢州环城旅游休闲带等90多项规划设计。他讲的内容对我们陕南,尤其是汉阴有很强的针对性,现将主要内容整理了一下,与大家分享。
 
“农民要跟城里人讲乡土、讲村姑,城里人要跟客人讲情调,讲乡绅、讲小家碧玉。”培训课上,周永广对农村人做民宿和城里人做客栈进行了一番精彩的论述,他认为:合格的农民做的民宿,应该是爷爷的手艺+原生的材料+最低的成本;而城里人到农村开客栈,则应该走老房子+老石板+老板娘路线+主题活动,有故事、有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好。
 
分析乡村旅游中常见的弊病,周永广批评建对称式广场,建牌坊、仿古建筑,建雕塑、不会转的水车的做法。他分析说:“来乡村旅游的游客恰恰是厌倦了这一类城市符号和仿古建筑,才逃到乡村来旅游的,这样的做法把游客拒之门外。”
 
在多地乡村旅游发展中的经验教训中,周永广提醒政府部门,不要用管理城市的方法来管理乡村,他批评在农村管理中讲容积率、讲绿地率、讲建设用地指标。
 
 举例讲袁家村旅游时,周永广对该村从原居民、原文化、合作社集体运营等方面做出的尝试给予充分肯定并寄予厚望。他希望陕西可以在农村综合改革基础上予以借鉴,给陕西乡村展现更多的美好愿景。
 
发展乡村旅游承载国人乡愁,民宿数量年增长50%。“小桥流水庭院深深烟火人家,是我们大部分中国人休闲度假的梦想,也是退休生活的理想愿景。”近年来,浙江的乡村旅游、民宿迅速发展,周永广既是其中的参与者,也是观察者。在他看来,由于中国人浓厚的乡土情结,中国的乡村旅游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得益于中国土地政策的转变,农家乐得以发展。首先提高了农民收入,让农民不离土不离乡发财致富。观察浙江等多地的民宿与当地的发展,周永广发现,乡村旅游的功能不仅是让农民发财,还有着传承乡土文化、体验乡愁生活的功能,它是美丽乡村的综合性发展。
 
在周永广看来,中国的乡村旅游不用担心客源问题。大部分中国人来自农村,有着浓厚的乡土情结。他们对美好生活的愿景也许就是:家里有小院子,院前溪水潺潺,院子里可以种菜种花养狗,朋友来了喝茶打牌下棋。
 
这种对美丽乡村的向往、浓厚的乡土情结,早在1000年以前就通过风水、传统文人画、诗词展现出来,最终在人文层面归纳为田园生活、诗情画意。
 
在浓厚的乡土情结的推动下,中国的民宿有着巨大的消费需求,也在近年迎来迅速的增长。按照周永广的统计,近两年来中国民宿至少增长了50%,今年的增长速度应是与去年持平,其客源主要来自于一线城市、北上广深。
 
在迅速发展的同时,目前的乡村旅游存在着个体户经营、同质化竞争、低价营销等问题,与美好的愿景仍有非常大的差距。在周永广看来,更为重要的问题是,很多乡村旅游提供的产品不能满足城市游客的需求。
 
盲目移植城市发展模式,将城市的园林绿化树种移植到农村、将城市的观赏鱼类放进乡村的鱼池,乡下种的树只开花不结果,养的鱼只能看不能吃,种草皮而不种瓜果蔬菜,把河道裁弯取直。“这不是我们的农村,这样的地方我们没有乡愁。”周永广直言。这样的发展模式,既可能造成生态破坏;同时,农民没有了可以种菜养鸡的院子,种植的草皮、树木没人打理,过几年后荒草成堆,不可持续。
 
要满足乡愁,周永广认为,乡村旅游应该提供原生的风景、农村的早晨,瓜果蔬菜、五谷杂粮,要可以持续的油菜花,而不是薰衣草、郁金香。让游客采摘瓜果、耕地犁田,挖个水塘抓泥鳅,这些农事体验活动成本低、效果好,也是非常好的选择。
 
“民宿是用中国传统的美学来做酒店。”浙江德清的莫干山、“洋家乐”的成功是民宿业的典范。在周永广看来,在羡慕“洋家乐”的同时,当地政府断然决定发展“洋家乐”,召开13次现场办公会协调不同部门政策矛盾的举措,这当中体现的勇气和智慧值得关注和学习。
 
2007年,南非人高天成来到德清,租下当地的老房子打造“又旧又干净”的民宿,吸引了大批游客入住,价格一路上涨直到2008年底的1000块钱一晚。与此同时,由当地政府主导的星级农家乐价格只有200块一晚。看到这样的差距,德清县政府全面停止星级农家乐的建设,转向“又旧又干净”的农家乐建设。“这个政策的抉择值得大家学习,当市场认可的是卖1000块的农家乐,为什么不听市场的?为什么要听领导的、上级的。”周永广提醒。
 
德清洋家乐
 
德清现有大约400家“洋家乐”民宿,所谓的“洋家乐”其实是根植于传统文化的诗情画意。但在它的发展中,首先面临着来自国土、消防部门现有政策标准的制约,会不会被国土部门认定为违建?会不会被消防部门认定为不合格?为了“洋家乐”的发展,德清县政府先后召开13次现场办公会,解决不同部门的政策冲突。
 
分析德清莫干山民宿的发展,周永广认为,现有问题的症结是:各级政府不知道怎么管理农村,不知道怎么在农村搞新的产业,政府部门是在用管理城市的方法来管理乡村。他批评在农村管理中讲容积率、讲绿地率、讲建设用地指标。“城市才有建设用地,农村里面大片的绿地,你一定要在村里讲30%绿地率,讲建筑密度、容积率,这不是笑话嘛!”
 
并不认同“公司+农户”模式的周永广认为,农村的唯一出路就是琢磨风土人情,琢磨当地的优质农副产品,来做农村的事情,搞合作社,让农村走自己的道路。
 
莫干山民宿
 
“民宿是用农村的方法来做酒店,是用中国传统的美学来做酒店,民宿应该是‘爷爷的手艺+原生的材料+最低的成本’,客栈应该是‘老房子+老石板+老板娘+主题活动’。”“客栈是外来投资者、文化人士下乡,民宿是农民自己做,农民不要跟城里人讲情调,要跟城里人讲乡土、讲村姑;城里人不要讲乡土,要跟客人讲情怀,要讲乡绅生活、小家碧玉。”周永广对民宿和客栈有一番精彩的对比。农民做民宿,首先要做老村子,要鼓励农民有自己的院子,鼓励农民种点菜、养点土鸡,多用石板石材、老木料,少暴露钢筋水泥塑料片。所谓爷爷的手艺,周永广说:“你爷爷做什么手艺,你就去做什么手艺。你爷爷打铁,就做打铁民宿;你爷爷酿酒,就做酿酒民宿。”这样既不增加成本,自然就和隔壁邻居形成差异化。这样发展起来的民宿,还可以成为年轻人回乡创业的平台,只要二三十万的装修成本,让年轻人回家做老板,还可以网上开店,做起更多的产业来。而城里人到乡下开客栈,要讲情调,应该走“老房子+老石板+老板娘+主题活动”路线,可以称之为“老板娘文化”。周永广分析说,下乡做客栈的主要是艺术家、退休官员、老板、有情怀的年轻人、建筑设计师,他们朋友多,需要乡下的院落来做到高朋满座,这实际上是把自己的交往圈子带到农村。“优秀的客栈老板一定有自己的爱好,这种爱好绝大部分来自于中国的传统文化,来自于传统的唐诗宋词,恢复历史上精致的乡绅生活。”  
 
周教授还讲了几个“农业特色产业化+乡村旅游“的案例。以浙江的临安、安吉等地为例。山区发展特色种养殖产业,组建合作社,带动农民致富,进而发展乡村旅游,都达到了良好的效果。与陕南类似,浙江的70%都是山地,原来的效益很低,在十年前农民只能把土地以50元一亩的低价出租,现在则通过特色种养殖产业的发展,实现了经济产出的大增长。周永广举浙江临安为例,通过种植雷竹、山核桃、茶叶,一年一亩地有一万五的收入。他说,这样的例子在浙江并不少见。
 
在中国美丽乡村第一县安吉,当地在2000年前后围绕毛竹打造产业,毛竹在中国长江以南都可以种植,而且只需要生长4年就可以砍伐,可以做成竹家具、竹地板、竹炭、竹笋,竹叶可以作中药,一亩地一年纯收入1500块。而安吉种植了100万亩毛竹林,让农民发财致富,同时房前一年四季都是常绿的毛竹和茶叶,环境优美。
 
安吉美丽乡村
有了经济基础,安吉进而实现了美丽乡村建设全覆盖,通污水管、自来水管,环境卫生越来越好,乡村旅游很自然就红火起来,真正做到每个村庄都有民宿。
 
在一年最旺的旅游季节,每天有7万游客住在安吉,而安吉自身人口只有20来万。更进一步,安吉在中国最贵的茶园一亩地纯收入25000元的基础上,发展了每晚3000元的“帐篷客”,建设了有1000多个客房的“大年初一”小镇,旅游业被带动起来,实现了良性循环。
 
(来源:“汉阴新闻网” 微信公众号)